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资讯 > 摇滚人苏阳拍《大河唱》寻根:音乐是生活里发出的声音内容

摇滚人苏阳拍《大河唱》寻根:音乐是生活里发出的声音

2019-07-19 01:58 作者:本站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你是世上的奇女子呀,我就是那地上的拉拉缨。我要给你那新鲜的花儿,你让我闻到刺骨的香味儿……”电影《大河唱》中响着苏阳的代表作《贤良》,而苏阳趴在影厅门缝看观众的反应。再次来到西安,苏阳在摇滚歌手之外,又多了个电影人的身份。他是电影《大河唱》的发起人、主演,也是音乐总监。他和一群对民间艺术满怀热情的电影人,历时三年,跨越七十万公里,溯源黄河流域的音乐,记录民间艺术家的生活。在7月5日的西安影迷见面会前,华商报记者专访苏阳,听他来谈谈如何寻找中国人自己的唱歌方式。

  从音乐到电影,自然而然地发生

  苏阳低着头走来,一身黑色装束,略显严肃。如果你和他擦身而过,完全不会觉察他是个摇滚歌手。在娱乐圈都把流量、曝光率奉为圭臬的当下,苏阳却沉得住气,和《大河唱》剧组扎在西北黄土地上追寻中国人唱歌的方式,用电影记录民间音乐人的生活。

  “大家熟悉你是因为你是个摇滚歌手,怎么会想要做一部电影呢?而且不是商业电影,是纪录片?”华商报记者问。苏阳说:“我在2003年之后的大部分作品基本上都是受民歌影响的,我需要与民间艺人以及更多的艺术家合作,立体化我的舞台。于是2016年做了一个‘黄河今流’的项目,和电影圈朋友一起聊,大家都觉得想要围绕黄河流域的音乐做一部片子。”

  很多人好奇《大河唱》为什么选择陕北说书、秦腔、花儿、皮影这四个民间艺人的故事,苏阳觉得这个事情是自然而然的就发生了,“由于要呈现真实的历史变迁中的人的生活,一开始我们找了音乐人类学的老师做了一个前期调研,我给剧组提交了从2003年开始采风的大部分名单,筛选出四个人,就是大家在电影中看到的说书人刘世凯、花儿歌手马风山、百年皮影班班主魏宗富、民营秦腔剧团团长张进来。”

  如果你看了电影,就会发现这四个艺人并不是民间艺人中的顶尖高手,他们也被家人絮叨不挣钱,还会被喜欢流行歌曲的孩子们嫌弃,也会在下大雨没有观众的时候坚持唱完——有无奈、有困惑、有坚持。

  苏阳说,选择拍摄他们四个人有两个原因,一是电影表现黄河流域的艺术,所以选择的四个人住在黄河流域不一样的地方,另外他们每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所从事的艺术都不一样,“影片并没有按照情节去拍摄,而是按照人类学的视角,发生了什么就记录什么,最后剪辑。我在片中只是一个线索,大家能看到我根他们之间的联系,但是并不那么刻意地去拍。”

  因为音乐与民间艺人结识,两年的纪录片拍摄过程,也记录了艺人们生活的改变。苏阳谈起与这四个民间艺人的交往颇有感慨,“每个人的生活有他区别于别人的地方。我和他们每个人结识的时候都都不一样。第一个出场的陕北说书艺人刘世凯,他是我那年在盐池认识一个非遗办的一个朋友,他跟我说说他们家跟前有一个陕北说书的唱得挺好。我们吃饭的时候就叫他来了,他也不喝酒,然后唱了好多传统的段子,从那以后我们就认识了,我后来问他,‘你能不能唱一唱你自己身边的故事?’因为陕北说书好多都是唱的古典故事,后来这个电影拍完时,我发现开始唱‘刘世凯传’。我们旁人看到刘世凯是一个比较幽默的人,但其实他有不被了解的地方,我整理曲子在他家待过,从他唱才知道她曾经娶过两个老婆,都去世了,他现在的愿望是找个伴儿。”

  很多生活变化都发生在电影拍摄的两年间,再比如民营秦腔剧团团长张进来为了振兴秦腔组办民营剧团颇为艰辛;花儿歌手马风山的演唱也因为歌曲爱情元素而被人不理解;皮影班班主魏宗富在这两年里经历了移民搬迁。“每个人都生活得很真实。我想让大家了解,音乐是自然的发声。”